2019年4月7日 星期日

雞湯無罪,拆書有理---跟著《極簡閱讀》學正確拆書 楊斯棓



如果某作者作品特別對我胃口,我會買下他所有作品,譬如王定國、黃國華與邱永漢。我喜歡的譯者,會費心蒐羅其譯作,譬如林茂昌、林添貴與王蘊潔。喜歡的主題,譬如reits或presentation,我會從博客來、讀冊、買到AMAZON。

我常被問:「那些書你看的完嗎?」

沒說出口的答案是:「誰跟你說書要看完?什麼又叫看完?」但這樣答太尖銳,我往往以笑代答。

後來我發現嗜讀之人,幾乎都是精讀少部分書籍,略讀大部分書籍,各有其取捨邏輯跟讀書方法。

中國近年有幾個人從讀書搞出自己的事業體,譬如樊登、萬維鋼以及本書作者趙周。

趙周在本書中直接叫陣羅胖,指教羅胖的乾貨雞湯論。趙周所言,言之未必不成理,但誠如趙周自序:「讀書之前應該先確認自己的目的,然後選擇不同的書,並使用不同的讀法。」

隔著台灣海峽遠眺他們,我認為趙周跟羅胖其實不相斥,羅胖煲書為湯有理,趙周拆書成磚亦有理,都可視為針對不同書類的一種閱讀法。就像粉絲跟仇家一樣多的台灣工程師XDITE幾年前分享過她發明的極速讀書法,也有人笑她說這一套無法準備醫師國考,趙周書中剛好有解:「為了通過考試而讀的書,為了消磨時間而讀的書,為了博聞強識而讀的書,為了解決問題而讀的書,怎麼可能用一樣的閱讀方法?」

趙周寥寥數語,我腦海裡,藏書們浮現了新標籤。

譬如知名醫師國考用書First Choice,就是第一類書,這種書針對近幾年考古題以類相從重新編排,然後解釋ABCD每個答案分別提示哪些重點,其他答案錯在哪。傻瓜以為考古題不會重出,不屑從考古題準備起,而聰明人會從考古題各選項中逐一掌握重點,就得以花更少的腦力跟體力通過考試。

今年春天我將走訪日本東京数寄屋橋、是山居等餐廳。《壽司之神全技法》、《巨匠的技與心》等第二類書讓我先品味巨匠筆下,再用舌尖享受巨匠刀下。

第三類為了消磨時間而讀的書,好比陪病時在醫院書報區隨機抽起的一本書,沒有明確閱讀目的。

而本書重點是第四類:為了解決問題而讀的書,作者稱之:實用類書籍。他針對此類書籍,提出一套已經過數十萬人驗證的拆書疊磚法,以便利貼為工具。

身邊很多朋友的工作其實本質上都是銷售,樹根賣水果、一頭牛賣燒肉、八豆食府賣鍋物、Hästens賣手工床墊、信義房屋賣夢想中的家、醫院賣高階健檢。只要你的工作跟銷售有關,都可以用《極簡閱讀》的便利貼法,拆讀《為什麼他賣電視敢比別家貴一倍?》,應用在你的工作上,收穫可能超過兩本書錢千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