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7日 星期二

為民醫師和仙女老師的《故事力》讓你從S5練到S1 醫師楊斯棓



「聽說你很會講故事?」



我常被這麼問。

真正會講故事的人,接招時不會浪費表現機會只答你一句「hen會」,而是兀自開始講起:「你知道李鴻禧教授1989年對著一千人演講的時候,問哪一個問題大家都答不出來嗎?他問台下「日出而作」的台語怎麼講?」

在這個人人摩拳鍛鍊簡報力、數字力、寫作力的時代,我認為故事力是當中上手最容易、力道最大,也最環扣我們幸福感的一種能力。

有一次我問我妹要買什麼生日禮物給外甥女,我妹說不要買東西了啦,你講故事給他們聽就好,他們最喜歡你講故事,我有一股很強烈的「低頭便見水中天」的恍然大悟。



《阿鼻哥》e故事


我忽然想到那位許久未聯絡的姑姑,跟她的互動,我最懷念哪一段?是那個我學齡前她跟我說過的故事:老是流著鼻水的《阿鼻哥》,細節我忘了,但是聽故事的當下非常開心,我記得當時裹著一條棉被,三個榻榻米大小的房間裡,五燭燈泡搖曳著一股昏黃,眼睛雖閉上,但聽故事時好像閉著眼睛看一齣戲,我姑姑是那個捲著膠捲的放映師傅,電影是我一人專屬。

這個故事她是從哪聽來的呢,原來是她小時候我爸講給她聽的。我爸沒有過敏性鼻炎也很少感冒,也不知為何愛講諧音「鼻膏」的《阿鼻哥》的故事(未諳台語者,可以把鼻膏理解成較濃稠的鼻涕),醫學院畢業後也師承省立台中醫院耳鼻喉科主任林忠輔,有了能力自立門戶後,仍一輩子謝謝這位老師。

我問他說你又沒人脈,當初怎麼有機會跟林主任學習。他說以前唸書的時候林主任曾到學校幫他們上過課,林主任有留下電話說將來想當住院醫師就打電話找老師。我爸當時居然沒翹課,不但抄下電話還抄對號碼,而醫官退伍後那本筆記居然還在,打了電話過去居然還能接通,接通之後居然還不是被打發,而是「接通」了一段嶄新的、難能可貴的學習旅程,我父親從不諱言,他一輩子的謀生功夫,都是林主任無私傳授,而且常感念說林主任體恤他初為人父,常常趕他回家陪小孩,自己搶著值班。

一輩子沒見過林主任一面的我,每當抬頭看到他送給我父親慶祝開業的那塊匾額,總是一陣無以言喻的鼻酸。

原來林主任是阿鼻哥跟我爸的救星,我爸是他的學生,後來也成了阿鼻哥的救星。


N5到N1,S5到S1


眾人皆知日語能力分N1N5N5最簡單, N1最難。

如果我們把說故事的能力也分成S5S1,這本《故事力》就是幫助我們從S5練到S1,從說好自我介紹逐步鍛鍊起,最後手中無劍,心中有劍,一開口就自成篇章成就一個動人故事。

還記得文章開頭我的問題嗎?答案是:「透早就出門,日頭漸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