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

把你的世界觀拿去兌現!讀Hans Rosling《真確》一書 楊斯棓



看TED talks的人很少人不知道Hans Rosling,瑞典醫師背景,投身全球公衛,2005年,偕子及媳共同創辦蓋普曼德基金會(Gapminder Foundation),宗旨為對抗無知,協助人們了解這個世界。

他過世前的遺作《真確》一書,據悉比爾蓋茲送給全美大學生每人一本(下載版),我不禁搜尋,全美大學生究竟有多少人,你猜猜看?跟台灣人口差不多。

某個六日的零碎時間我讀完該書,我想我不是寫一篇一兩千字的文章,就可以告訴你讀這一兩千字就好,書不必看了,而是告訴你不要錯過書中哪些美好風景,你看書的時候別漏看了,這是我的目的。

臉書上不乏一些人總愛夸夸其言,暢談世界,事實上他(們)談錯也不會有所損失,他愛的是「談」這回事,而不一定是「談對」某件事,更別說付諸行動。


把你的世界觀拿去兌現!


我總持一個想法,如果他(們)這麼厲害,看好某些國家、看壞某些國家、看好某些產業趨勢、看壞某些產業趨勢,那真的會富可敵國。為什麼?那些看法、想法都有相對應的該國該產業指數可以買。他(們)有買嗎?如果有,他(們)真的會因為其看法而一次次獲利甚豐,如果沒有,其實他(們)對自己的看法其實也沒什麼信心,充其量是配一杯卡布奇諾的談資爾爾。

我的質疑,Hans Rosling的書裡面,數度出現解答。他曾說錯誤的世界觀「無法幫助企業發現生意機會」。

Hans Rosling曾受邀到愛丁堡的巴爾莫勒飯店(The Balmoral Hotel)演講,聽眾是資本經理人和他們最有錢的客戶,為什麼有這場演講?因為主辦人很難讓他的客戶了解獲利甚豐的投資機會不在歐洲,主辦人說:「多數客戶無法看見或接受許多非洲國家方興未艾的進步。在他們腦中,非洲大陸永遠不會進步。我希望你能靠動態圖表改變他們僵固不動的世界觀。」

See,正確的世界觀,是真的會讓你賺錢的,而遠遠不只是談資。我們應該把世界觀拿去兌現(可能是遠超過捐發票等級的行善動能,或者是讓你環遊世界),而不是拿來廢話幾句爾爾。

你的世界觀有多扭曲?


錯誤的世界觀是:拯救窮苦小孩只會讓人口繼續增加。

正確的世界觀是:唯一經證實能有效抑制人口增加的方法就是消除赤貧,給民眾更好的生活。

錯誤的世界觀是:世界正變得更糟。

正確的世界觀是了解孟加拉從1972年到當前,生育數從七個降到兩個,兒童存活率從80%上升到97%,孟加拉從悲慘走向安樂。

如果你是有世界觀的衛生棉廠商,你不會把行銷預算砸在歐洲,因為生育數遽減的數十億第二級、第三級國家的女性,對你家產品,更引頸企盼。


讀前測驗,起點行為


這本書的第十三到十六頁,有十三個題目,我建議你遮住第十六頁的答案,先用鉛筆作答一次。

要掌握這本書不難,第一件事就是改用四個所得等級來認識其他國家,放棄開發與否這種過時觀念。作者這麼說:「無論是我的全球公衛課程學生,還是所有多年來參與測驗的受測者,其實都具備知識,卻是過時的知識,往往過時數十年的知識。大家對世界的認知來自老師,而老師的知識是建立於他們在學校讀書那時候。」


四個等級,架構本書


第一個等級:每天賺一美元,大概是我祖父小時候的的生活,一顆蛋要用一條紅線分給好幾個人吃,一鍋粥要吃好幾天,走路上學(是不得不走路上學,而不是能選擇悠閒的走路上學)。目前全球有十億人過這種生活。

第二個等級:每天賺四美元,大概是我爸二十幾歲的生活,他的經濟狀況約莫是可以替小孩買涼鞋,也買得起腳踏車。目前全球有三十億人過這種生活。

第三個等級:每天能能賺十六美元,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一周七天不休息,我爸三十幾歲就是這樣過的。這時候買得起冰箱、機車、有錢讓家人出門旅行。目前全球有二十億人過這種生活。

第四個等級:每天能賺超過三十二美元,每天多賺三美元,不會給生活帶來多少差異。買得起車,會搭飛機到外地度假,每個月吃得起一次大餐。世界上有十億人過這種生活。

一個家庭通常得花數個世代才能從第一級升到第四級,我父親無疑是幸運的一代。

有十萬年,沒人能往上爬,大家都在第一級;不過兩百年前,85%的人,仍處於第一級,不過現在大多數人都在第二級、第三級間。

由於我們的多數經驗來自第四級,所以我們不太清楚第一級到第三級的人面臨什麼掙扎,美元街網站(www.dollarstreet.org)會幫助我們認識四個所得等級國家的樣貌;若透過google,基本上你只會看到第四級國家樣貌。作者告訴我們:「影響人們生活模式的最主要原因,不是他們的的宗教、文化或所居住的國家,而是他們的收入。」

這本書從頭到尾以四個等級解釋各種事情,幫助我們正確判斷事情。我並不打算剝奪你閱讀的樂趣,所以,事實上我的話快講完了。


我們需要準確的導航系統,更甚城裡的月光


Hans Rosling的曾祖母生於1863年,當時瑞典所得相當於現在的阿富汗,坐落第一級,多數人過著赤貧生活(世界銀行定義極端貧窮為每人每日僅以1.25美元或以下的生活費過活)。

Hans Rosling的祖母生於1891年,幾乎一輩子手洗衣服。

Hans Rosling的母親生於1921年,當時的瑞典約莫等於現在的尚比亞,屬第二級。

Hans Rosling生於1948年,跟我爸出生差不到一年。二戰結束,當時的瑞典為第三級國家,類似現在埃及。

Hans Rosling的兒子於1975年出生,瑞典步入第四級國家。

Hans Rosling有名的泡泡圖軟體,可以查詢我們自己跟其他國家的進步狀況,是免費的:www.gapminder.org/tools

我們為什麼要學著擁有正確的世界觀呢?容我再引用Hans Rosling的話:「準確的導航系統更有助你在城裡找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