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引》上市影片

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

《日本人論》堪稱亦竹之眼挑戰永漢之見 楊斯棓



圖片引用連結


樹根水果行坐鎮台中第二市場,第二市場前身是新富町市場,專做日本人生意,戰前主要賣香蕉,戰後以日本水果聞名。以我走訪多時的經驗,這三年最夯的品項分別是:福岡草莓、麝香葡萄、貓眼葡萄。台中許多董座年節餽贈親友大概要送到這種等級,才不會失禮。


滯台中國人的口嫌體正直


在台灣,即使是嘴上不喜歡日本的滯台中國人,家裡可能還是吹著DAIKIN送出來的涼風,HITACHI幫他冷藏和牛,SHARP搞定懸浮粒子,NISSAN帶小孩上學,下班後打開SONY,用PIONEER放送《EVA》。


東京比較近,台東比較遠


日本是一個令人心嚮往之的國家。多年前在駐日代表許世楷的奔走下,台灣人赴日再也不必簽證,旅日人口開始逐步起漲,從2004年的90萬、2005年的120萬、2013年突破200萬、2014將近300萬,2017年已高達460萬人次。

享受物質,親自踏查,我認為,這只認識了日本的表象。

正如很多人參訪金閣寺通常會拍兩種照片,一種是遠眺金閣寺,一種是讓自己入鏡,熱熱鬧鬧,開開心心,而金閣寺當初由何人所建,三層樓各自代表何意,這是內裏。若不理解日本內裏,那跟強國扛馬桶蓋返國,在機場駢肩雜沓的大媽遊客,有多大差別?

我們常講深度旅遊,我想深度旅遊並不是多花點團費,請謝哲青沿路當我們辛苦的放送頭爾爾。

深度旅遊應該是我們有能力、有脈絡的看待拆解一個景或一件觀察到的新鮮事。

蔡桑的《表裡日本》曾告訴我們,金閣寺第一層,是公家貴族所居住的寢殿造,第二層,則是武士所住的武家造,第三層,則是中國風的禪宗佛殿造。這是身為禪僧的足利義滿,以此自況:君臨天下。


誰需要讀《圖解日本人論》?


蔡桑第三本書《圖解日本人論》繼續帶我們探究日本的內裏,我認為對幾種人特別有幫助:想到日本遊學留學的年輕人、想到日商公司服務的上班族,計畫旅居日本的中、老年人。

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樣看過GTO麻辣教師,但我讀《圖解日本人論》,看到快不能呼吸的那一段是蔡桑拆解鬼塚英吉頭上插著兩根手電筒的扮相,起源於日本史上慘烈的屠殺案件:「津山事件」。這發生在一九三八年的岡山縣,二十一歲的都井睦雄襲擊了附近十二戶人家,導致三十人死亡,最後他也自殺。


台灣也有村八分,尤見天龍人


何以致此?他遺書上自述本來健康認真,後來不幸染結核病,當地百姓深怕被傳染,於是隔離排擠之。這樣的事,就算離現在的台灣,也不遙遠,請GOOGLE:台北市木柵再興社區不滿「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在社區裡收容愛滋病患。

被隔離排擠,等於在村落社會被判了人格死刑,即使過去有所往來的女性,都為了自保而訕笑都井,於是逼瘋了都井。

都井在村民眼中,有三大罪狀:罹患傳染病、未通過徵兵體檢、亂搞男女關係。

蔡桑厲害,從男女關係又開始拆解。大約可以用明治維新當界樁,維新之前,日人性行為相對開放,「具有生殖功能的性行為被視為和作物生長的土地再生生產能力是一樣正面的能量」,維新之後,村落開放的性觀念漸被視為淫行。

都井受不了村八分(除了當事人受祝融之害或死亡之災,不與之往來)的排擠壓力,於是密謀屠村。

村落這個世間體的壓力加諸都井,都井頂不住而殺人自戕。

蔡桑講的故事讓我驚覺,即使是往後推六十年的東京,日人的壓力也沒有變小。

1999年,山田光子頂不住國家級世間體的壓力,殺害兩歲稚子若山春奈。被害人的母親這住高級大廈,而山田光子租賃而居,她坦承羨慕被害人母親的優渥。春奈及山田之女考三歲班(國立御茶水女子大學附屬幼稚園),五百五十一人取二十人,比醫院招募住院醫師的考試還難考。

2008年,加藤智大工作不順利,在網路留言板怨嘆認識不到朋友、交不到女友,但遭到一些毒舌網友的嘲笑謾罵,繼而在網上激烈爭吵,讀完蔡桑的書,我的解讀角度是:他無法找到依附於世間體的理由跟方法,於是很不幸的,於東京都千代田區秋葉原隨意殺人,最後造成七死十傷。

如果你以為那是日本的事,沒有把台、日看作是一個更大的世間體,你就會低估這件事往後的效應。

鄭捷就讀於弘道國中時的李姓男同學表示,鄭捷曾說想仿效日本秋葉原殺人事件,從事隨機殺人行動。21歲的鄭捷,在2014年的台灣,果然用一種最人神共憤的姿態,向世間體宣告他的存在。


亦竹之眼,永漢之見


日本的問題總早於台灣數載或數十載出現,無論是高齡社會、下流老人還是無等差殺人,台灣人非常需要一扇及早看懂日本的窗戶。

阿公那一代有邱永漢,我們這一代有蔡亦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