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

理自己的氣,跟著高醫師修一堂幸福的氣功課 │ 楊斯棓



但願世間人無病, 寧可架上藥生塵


跟堯楷畢業自同校同系,虛長幾屆,離開校園後,我不願再以學長自居,因為畢業後的狀態其實是歸零重新學習,在不同領域練功打底,以求苟活於亂世。


我拿了家醫科專科執照,也擔任過診所經營者、職業講師及管顧公司首席顧問,目前看書的時間比看人多,堯楷則在中醫領域深研。我們各自在年屆四十時擇其所擅,相惜相交。

近來中國武漢肺炎肆虐,波及百業,醫業的影響也不可謂不大。我們當然知道醫者最理想的狀態應該是祈求:「但願世間人無病, 寧可架上藥生塵」。

許多經營小兒科診所的朋友捎來訊息,說近來「業績」掉了不少,一大原因是家長們恐懼武漢肺炎,小孩稍微流個鼻水,不再堅持帶去診所要求「吸鼻子」,這對醫師來說,憂喜參半,喜的是減輕了若干沒那麼必要的勞務,但都沒有病人上門的話,就是得拿老本發薪水給藥師跟護理師了。


白頭翁獨活度殘歲,使君子合歡壽延年


中醫診所的經營者,憂心忡忡更甚西醫,因為許多中醫師辨證論治後開立中藥,如果本該從中國進口的中藥都斷供了,光有醫術,沒有藥物,也難以解決眼前病人的問題。

與堯楷常在臉書上閱讀彼此的長短心得分享,有時聊投資,有時是我對於氣等相關問題舉手發問,有時是針對上述觀察社會現象後似乎預見的問題。凡此種種,和堯楷的談話,多有討論,少有爭論。

我的投資邏輯是只用自己的錢投資,不代操,不替自己惹麻煩。賺了錢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是:我更有能力捐輸給需要的人,這是我快樂的泉源。我在堯楷的臉書文章裡,也經常讀到類似觀念的分享。


獨有痴兒漸遠志,更無慈母望當歸


對於氣,我有很多疑惑。

過去看診的時候,一天若看超過一定數量的病人,晚上吃完晚餐後我會體力不支的在沙發上睡到十一點,洗完澡後繼續睡到天亮,如果適逢國定假日,白天到傍晚我用看書取代看診,雖會疲倦,但晚餐後散個步,還有力氣維持好幾個小時的清醒狀態,絕非那種看診後身心被掏空的極度倦怠感。據此,我曾跟堯楷請教病氣一說,堯楷試著解釋,讓我得知「念頭」重於一切,我不能執著地想用病氣一說詮釋自己的疑惑。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這句話看似平凡,卻一點都不簡單。我們要寬容的看待周遭的人事物,自己的內心才不容易起煩惱,才不會馬齒徒長,日日有所成長。

至於如何從煩惱熾盛走向寬心從容,理自己的氣,釋自己的疑,我想邀你一起上這堂高醫師的氣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