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引》上市影片

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最後一張投影片」

作者:助教蘇盟雅,中醫大學生

一、 推倒高牆知識障



視覺化簡報,能不能用?


以視覺化呈現簡報的概念,之前已略有耳聞。然而,不同於衛教式的概念傳達,主要講求清晰明瞭以及共鳴效果,相較之下,專業領域的簡報必須要包含更艱深的內容,在這樣的情況下,視覺化的簡報傳達是否有其可行性以及必要性?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關於可行性—親切簡單的概念圖若應用在專業場合,是否會在主觀地降低其專業度?


消化剪裁,才能聽懂!


關於必要性—在專業場合中,一個奇怪的迷思,似乎聽眾對於生硬知識的理解能力是不需要被體諒的,甚至會以此作為聽眾專業度的評斷標準,好像「聽懂」這件事情,不是講者,而是聽眾的責任。


拆解TB,縮短距離!


然而,今天的演講卻讓我看見專業簡報視覺化呈現的無限可能。


胸腔科黃國揚醫師演講,當天簡報大受好評

在黃國揚醫師「待我來解TB鈴」的演講中,簡單以一張圖表達粒子大小-傳播路徑-傳播距離,以專業卻又淺顯易懂的方式縮短了知識與觀眾的距離。

今天的簡報,有許多仍舊是以衛教或是護理人員的在職進修為角度出發。但我想,由當中幾個比較需要呈在專業知識的例子,可以發現,即便是極專業的醫學研討會,視覺化呈現所帶來的簡煉和聚焦,其凸顯概念,並增加整體順暢度、精闢程的作用,絕對可以為原先武功高強的關雲長,配上一把青龍偃月刀!


二、 聽進耳裡打中心


有路無厝,有溝沒通


一開始楊斯棓醫師讓在場所有聽眾都寫下他們在簡報時所遇到最大的問題,在我們這組中有位學員寫下:「有溝沒有通」。

想想也是,別說自己上台報告了,就連一些專業知識的課程,比較艱澀的部分,也常是入了耳裡,沒進腦裡,更別說是打進心裡了。


宋公提醒,貴在傾聽


回想我三年級時學生會邀請相聲瓦舍的宋少卿先生來演講,講題「溝通的藝術」。

宋先生問:「大家認為對表演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呀?」

台下聽眾答案五花八門:答道,自信、張力、情感…云云。

最後宋少卿先生公布答案—對表演來說,最重要的,是「傾聽」。


中翻中,通不通


林俊成心理師,當天簡報深受歡迎

林俊成心理師這次在「善言撫慰徬徨心」的演講中,提到幾點—「不只英翻中,更要中翻中。」、「如果你是他,你想聽什麼?」事後想想,這原則似乎不只用在心理師的溝通,更是演講的心法。

一如宋少卿先生插科打諢走蕩舞台這麼多年,最後將最重要的心法,歸給「傾聽」,這樣樸樸實實、安安靜靜的要素。要表達需先傾聽,傾聽台下觀眾的語言,傾聽他們的需要。

當台下的聽眾不同,就應當用他們的語言、針對他們的需要來表達。對於護理人員,可以編撰口訣幫助他們記憶。


如在黃虹瑜醫師「神經檢查探究竟」的演講當中,楊斯棓醫師就臨場操刀地把神經檢查中口語陳述的部分,趣味十足地把原先生硬的項目,改成「問東答東、問東答西、問東答啊、問東不理你」,讓人邊笑邊拍案叫絕。

對於學生,則強調應用更容易理解的方式,用他們聽得懂的話,表達他們原本不知道的事,來取代「just memorize」。

如在「腦部CT說分明」的演講中,若能用更形象化的譬喻,例如平地、喜馬拉雅山、深海海溝,來譬喻抽象的影像正負值,就更能讓學生有切身的感受。

除去其他關鍵且需慢慢琢磨、領悟的視覺化技巧,一場成功且為觀眾所用的演講,其實來自最根本的貼心。


三、 我既學習也批判


這場講座很有趣,作為一個台下聽眾,我們都是該講題內容的學習者,同時是簡報技巧的批判者。

經過楊斯棓學長第一個小時的簡報技巧講解,以及接下來許多優秀講者的簡報範例,從原本懵懵懂懂,到後來漸漸有了「心目中的簡報」雛形。

會在講者演講的時候心想「原來這也可以這樣做!這大概就是剛剛XXX技巧的應用了吧!」,思考其他呈現方法的各種可能性,遇到之前沒有接觸過的技巧時也會擊節讚賞。


李艾玲醫師上台簡報,扁平化設計獨樹一幟


李艾玲醫師在「規律運動會好命」的講題當中就,用到了一個之前沒有提到過的技巧—
「一般年輕人運動很簡單,只要一顆球,像籃球、桌球,或羽球」,李醫師邊說邊點出圖片。「但是這樣的運動總要有道具,或者要有場地」說著,投影幕上便出現了一個框住所有道具的框框。

「因此,」李醫師這才打下投影片的標題,「完美的運動,不應該有任何道具、場地的限制。」

從點拓展,先給圖(情境),再下標(提要)。

先下標題往往令人感覺生冷,但李醫師巧妙地先以可愛的扁平化圖形帶出情境,再輕巧地點出註解。

「比起講者的敘述,聽眾比較容易被自己的領悟所說服。」

除去一開始過簡單、需要額外解釋的標題文字所帶來的距離感,先讓聽眾藉由圖片的情境「自己」建立一個「印象」之後,再把標題帶出來,讓聽眾覺得「啊,果然如此!」於是口袋名單又多了一個以後可以應用的技巧囉!


四、 哪些潮梗有共鳴?


台下的我們觀察講者,但可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在事後的餐會中,呼吸貓老師告訴我們:「你們在觀察台上的講者,我卻在觀察你們這些台下的聽眾呢。」

「我就一面聽著台上的講者,一面猜想著台下的反應。光是背部有沒有離開椅背、身體有沒有前傾、頭是低著還是看著台上的,都是資訊喔。

要是台下反應跟我想的一模一樣,那就是我對了,要是不一樣,就要想,是因為講者的關係?聽眾背景的關係?或者是,梗是不是跟不上時代,太老舊了?」

「我以前在台上講許純美,大家都會笑,漸漸地發現笑得人少了,才想原來來這梗已經被時代淘汰了。就算是別人的演講,也可以藉由聽眾的反應,培養預測觀眾反應的精準度呢。」

才想著身為台下聽眾角色的多樣性覺的有趣而值得玩味,沒想到有經驗的講者,所看的東西,更高、更高呢。


五、 「正在發生」的conclusion!


「簡報中最重要的是第一張投影片,其次便是最後一張。」

而我們今天的整場講座,也有屬於我們的「最後一張投影片」—而且是在我們眼皮底下,逐漸完成的。

曉風說,世上最動人的莫過於「正在發生」。我們花成倍的價錢買綿羊剃毛秀旁邊的毛線,剛搓洗完的愛玉,拿回家其實不一定會有用的街頭速寫—當一個人目睹某件事情「正在發生」,那件事物便會具有不同於尋常的魔力。(編按:您說的是張曉風嗎?)


TEDxTaipei2014視覺紀錄師在我們現場


那張隨著講座地進行逐漸被填滿的壁報紙便有這樣的魔法,讓人興奮又心癢難耐地時不時一瞅,眼球禁不住地被吸引。壁報紙上有每位講者的conclusion,一如同時濃縮地看每位講者的「最後一張投影片」,掌握那場演講的核心,同時又包含了聽眾對於簡報技巧的建議,亦是這場講座「表達力」的核心。

雖然是太多概念的大雜燴,但我們整場講座,便因此有了我們的,「最後一張投影片」。就講座而言,十足的吸引力和張力!

今天這場講座,真的獲益良多,很感謝楊斯棓醫師的指導,感謝林俊成心理師的籌畫與主辦,感謝十位講者的自告奮勇,其他助教團的支援,以及台下所有聽眾的回饋。

希望也能在四處琢磨、思考的過程中,累積自身的涵養,有一天,成為站在台上能和聽眾分享更多東西的人!